秋意知几许

守望先锋 || 漫威 || 梅林传奇

【亚梅】End of time (00)

想写一个千年后梅林获得回到过去的机会 的故事,希望梅林能有选择人生的机会 也希望他不要一直被虐了x。设定是近几年已经没有什么人知道魔法师的存在了。第一次写不知道怎么样。这一篇算是前言,流水账。请给我评论和建议,谢谢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梅林当过一个农场主,再普通不过的农场主。他的土地远离城镇,自给自足。一条忠诚的狗和几亩地,是他最珍贵的财富,当然了,撇去他的魔法之外。那条没有名字的狗 能充满活力地向前跑去,在梅林视线之内停下,回头甩着尾巴呼唤他,而梅林可以抚过成熟的麦穗 再慢慢跟上它,日复一日。

十几年后,当梅林最后一次为狗梳理它如成熟麦子般金色的毛发时,它拼命抬头用混沌的眼睛看向他。据说临死前的生灵能看到一生经历的走马灯,它现在能看到什么?梅林不知道,是出生睁眼时的新奇世界?是自己刚把它从饥寒交迫救回来的场景?刚学会奔跑时呼啸而过的风景?亦或是它曾追逐过的什么昆虫? 当呼吸声从弱变到一片沉静,梅林低头环住了它的脖子,闭上眼睛给了它最后的告别 “我们会再见面的 朋友”

也许除了麦子,再种点苹果是一个不错的主意?

从那之后梅林再也没有养过狗。

没有任何生灵陪伴的生活着实让人寂寞的发狂,围栏拦起的土地让农场被隔离成一座孤岛,将梅林置身于一片波澜的中心。直到有天他张嘴时几乎忘记了如何说话。 他决定恢复一些必要的交际。变卖了小农场,将拥有的全部化作仅用一个布袋就能装得下的钱 住到了一个小镇。

即使有几千夜的故事,又如何才能找人诉说?

梅林找了便宜的住处与一份报社工作,写写童话与魔法故事赚孩子的钱,必要时他也会负责 因新婚而离职的同事所撰写的新闻,然后薪水被放在信封里被寄回。即使有了邻居和同事,梅林依旧尽可能避免与人面对面交流。在这个鲜少有人知道魔法的世界,如果你发现身边的邻居,过了几十年却有着永远不变的年轻外貌,你会怎么想?噢我的上帝耶和华!

每到周日,梅林能迎来短暂的休憩,宛如搁浅的鱼一样陷在藤椅里,听着小镇教堂里虔诚的吟唱混杂着马车碾过地面的声音。再或者,按着他的老规矩,每年的那一天,去相同的地方做一次旅行,看望亲爱的老朋友。
几百年来,梅林不停地搬迁,伪造假的身份证明来确保没人认得出自己这副万古不变的容颜。

直到梅林迫于经济压力,无奈之下来到城市生活工作。身边的一切无时无刻都在变化,书信被手机代替、马车被快递代替。时间似乎过得很快,没有什么不在改变,就好像只有自己留在原地。
他承认,也许用一份造假的文凭获得工作并不是可取的,可即使是上世纪最伟大的魔法师 也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不是么?面包,氧气,阳光,水,住处,还有钱、必不可少。 教师应该不是一份最好的工作,但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大学,最不缺的就是年轻人的朝气,对于一个孤独游荡许久的灵魂来说,也算一份不错的差事。所有要担心的事情不过就是时不时的教师测试,与如何把繁琐的知识点告诉学生。这可比面对怪物或杀人不眨眼的人方便多了。

学校里梅林似乎尤其招女孩的喜爱,姑娘们借着问问题的名义朝他搭讪,在询问出他的年龄后又能引起一片惊呼 “32岁?得了吧老师 你看起来就和学生一样!” 梅林只能用保养得好来回答。不知道谁把自己好甜食的事情穿出去,时不时桌上也会出现花花绿绿包装的糖或巧克力,就像是万圣节满载而归的孩子的桌子一样。要不是暂时没有其他合适的工作,他可能早就被这群热情的女孩吓走了。

梅林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酒吧,这并不是因为他是个酒鬼,而是因为这是除了学校以外,另一个他能接近到年轻人的地方。那边那个黑头发的女人和其他姑娘大声讨论身边趣事,这边金色头发的男孩将酒杯高高举起,庆祝足球赛的胜利……这一切让他恍惚回到很久以前,骑士在一起欢庆每一次胜利。 以前梅林是不会醉的,场上总要有个清醒的人收拾摊子,可现在,即使酩酊大醉也无所谓了。 他觉得自己像一个贪婪的妖怪,汲取着他人的活力去滋润贫瘠的心,依赖他人生活中的故事维持他断断续续的无聊生活。不过正如撒入黑咖啡的糖总能缓和一下苦涩的口感一样,日子依旧不痛不痒地过着。

“嘿我可以坐这里么?” 梅林认出来这是班里的一个韩国女生,点了点头当作默许。看得出来这女孩有点醉了。 “我想你不能再多喝酒了,这样回家会很危险,太多酒精……”
“别像个老古董 梅林老师,等会儿我姐姐会送我回家的,倒是你,一个人喝酒是不是太无聊了?” “呃我想我…” “我知道了!没有女朋友陪么!”
梅林觉得自己还是受不了这群思想先进的年轻人的挑衅,可看在面前是个半醉的人,他不必 太过尴尬地想理由 “不不我只是觉得她们和我在一起是没有未来。”

“可你最不缺的就是未来,不是么”

梅林手里的杯子差点摔在桌上,他故作镇定地用纸擦了擦撒出的水 “抱歉你说什么?” “哈哈哈我只是开个玩笑,一句台词罢了。你没看过那部电影么,叫什么 时光尽头的恋人?讲的就是一个………” 梅林赶在她描述完整部电影前将她完好地送到她的亲人手里 长舒一口气。果然还是不能掉以轻心。
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块,梅林一边窝在家中沙发准备好好看看这部电影。女主和自己有着不尽相同的命运,永远不变的容貌,必须四处奔波才能存活。可她的能力来自于一场意外的闪电,故事的结尾,她也因为一个除颤器,回归了正常生活,和所爱的人一起变老。
只用一个除颤器怎么可能解除这种“诅咒”,传统的happy ending倒是迎合了不少人的胃口。合上电脑,梅林拿起茶杯朝着窗外举杯 “圣诞夜快乐。” 冬日的第一片雪终于落下。

圣诞节,酒吧换了一个驻唱歌手。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寒冷麻痹了神经,吉他的滑弦一下下撩拨着神经,奇怪的变调听来不让人觉得奇怪,他的声音不像其他歌手一般亢奋或柔软,反而如虔诚又悲伤的信徒。
“Chivalry fell on his sword, innocence died screaming.”

嘴唇贴着玻璃杯内涌动的酒,梅林感到脑内一阵晕眩,仿佛很多熟悉的场景重新被拾起。他揉了把头发,在自己没有彻底醉昏过去前打车回家。

酒精是催眠的利器,进入梦境也许用不着太久。梅林看到一片湖水和浓厚的雾气,自己浸在水中,被一双手温柔托起。回头是一张熟悉又略显苍白的脸。
“梅林,你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。”芙蕾雅轻声说着。
梅林哑然忘记了怎么说话。独自度过这么多的时光,当故人站在面前,梅林才能拥有微弱的归属感,旧人重逢宛若一条细线,连接的是自己和曾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“天哪梅林 抱歉我没能早点回来…”芙蕾雅的身影变的若隐若现,梅林急忙抬手想要去触碰,她苍白的面容已雾化成另一个人。
“你好呀。”妮薇似笑非笑地看着梅林。




tbc.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