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意知几许

守望先锋 || 漫威 || 梅林传奇

点绛唇(一)

Just 自己的脑洞,写了自己好玩,不打tag出来丢人现眼了。男主人设是朋友给的,不知道会不会写完,没有干货、没有常识就斗胆写了古风。架空 原创人设




       今日的杭州城比平日更加喧闹了几分,适逢杭州游幸,巷中道上无不充斥着各式手艺人生意人,铜锣鼓响 孩童嬉闹 鸟雀啾啾如有黄鹂千百。姑娘们欣喜地挑选着各式簪钗在头上比划,绯色的面颊被各式绫罗衬着甚是可爱,明眸皓齿的佳人一笑,更是让这春日的花朵变得黯然。另一边,说书先生们满腹的故事亦勾着听客们的思绪,一拍案一抬眉,启承转调间宛若要把听客带入那些个生动的故事中。


        茶客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唤对面那人一声,打趣似地说:“老兄我可和你说,江南人杰物灵,一有佳人,二有大好风光,你若是在此留下可是不可多得福分呐。”


        一阵惊雷,疾雨乱了十里暖响,惊得浓妆艳抹的巡湖花魁扯起宽大的袖襟慌张躲入画舫的檐儿之下。人们骂骂咧咧地四散躲雨,摊贩们忙着收拾行当。一素衣男子温吞地执着油纸伞到了家小小茶楼,抖了抖衣裳上粘的柳絮,他摊开手掌将一个银钗递给茶楼的女主人。


         那女子半睁了眼看看钗子,叹了口气对人笑笑:“叫你出去多转转,怎么替我买了这钗子?榆木疙瘩真是不懂为自己考虑,算了算了看在你眼光不错的份上不说你了,去吧换身衣服。”男子拣起木桌上书卷,朝老板娘点点头回到了后院。


        这个男子,二十又八的面容已有隐约皱纹,灰鬓几缕垂于耳侧,眼睫微垂投下淡淡影子,眼眸近乎没有波澜,不算英俊。素,还有种无论怎么落魄都能感受到的雅。他平日不喜装扮,唯一的配饰便是腰间挂着的那通透美玉,似乎表明他原来颇有些身份的。茶楼内虽美色众多,但他却从未娶妻。作坊间不知谁传出了:这人因龙阳之好而被逐出家门,所以从未娶妻的谣言 不谙世事的孩子经过小茶楼时,偶尔有扯着嗓子问什么是龙阳之好的,换来的只有边上妇女的训斥。老板娘同情又好笑的目光每每落到他身上时,他也只能无奈耸肩。所以虽身为说书先生,听客却从未有过多少,日子非常清闲。


         要说这杭州,该用什么颜色形容?这个素衣男子边走边想着,五彩?不好不好,杭州没有杂色,大抵是暖阳的黄、新柳的绿、江水的青,才说得过去。他思绪早飞向茶馆之外,全然没注意到迎面撞上了一个书生。

评论(3)

热度(2)